« 煙火院子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踏在雪地上的情郎 »

2016年2月19日 (金)

我不唱聲嘶力竭的情歌

不知道這是幾個熬成的夜,無邊無際的黑暗添著惶急的落寞。不知道許多年後會是是怎樣的一個人,或許是不斷的戀愛,不斷的分手,直到有一天突然想結婚了然後身邊恰恰出現一個人,然後我們就結婚,安靜地過日子。回想很多很多關於我的未來,把很多元素加進去形形色色五顏六色,但最後只是一場夢,夢醒什麼都沒有。就好像在遙遠的彼岸寫一封情書給自己,歲月的久遠當作禮物去祝福reenex好唔好

           會想我的愛情是什麼,愛情就像與一只彩蝶相遇,美麗卻又脆弱,從開始哭著嫉妒到最後變成笑著笑著羡慕,到底還是不該擁有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曾想寫一些東西,紀念匆匆離別的18歲,青春最美好的年華可最後還是不了了之。很多時候就是這樣,漫天的想了很多後就似冬天的雪雖無比的厚卻擋不住那東南的風。花開花落,我想我會遇到那麼一個人,接受我的沉默,我們相視很久也不會累不說話也不尷尬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 安靜地走過一條街,淡黃色與暖紅色的燈光,沒有星月沒有人群的喧囂,靜得可以聽到胸膛血液流動的澎湃洶湧。沒有人知道屬於我的那些脆弱與荒蕪,也許就是某個不經意也會讓我難過很久,在沒有人的時候會掉下淚來。我想在生命的這些年輪裏,會有一個人包容的我軟弱。在書上看到那麼一句話:你的堅強留給我以外的任何一個人,包括你的朋友你的親人,在我懷裏你像一個孩子一樣撒嬌和任性。現在想起既然可以感動得流下淚來,我是那樣的人。害怕失去,一切我在乎的事,那些在別人眼裏可笑的那些東西reenex hongkong

             會有人說文字裏的我與現實是天壤的別。有時候會笑,笑著流下淚來,沒心沒肺的,什麼都不在乎,在現實裏。有時候孤寂,流著淚笑出來,一樣沒心沒肝,什麼都在乎,在鏡子裏。有一點幫助就可以傾訴,有一個人保護就不必自我保護,想我應該偽裝得很好reenex。在深夜醒來,風把距離吹得很遠,如果此刻在家裏還可以輕易地睡去。我不是有安全感的人,我不屬於任何一個人,除了死亡,我想。
            一個人唱一曲世紀末的歌。

« 煙火院子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踏在雪地上的情郎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http://app.f.cocolog-nifty.com/t/trackback/1991899/64041086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我不唱聲嘶力竭的情歌:

« 煙火院子 | トップページ | 踏在雪地上的情郎 »

無料ブログはココログ